党务阵地

仁济好医生——肖宗位

宣传部  |  2018/09/14




肖宗位

用精湛医术 守护病人健康

他是中共党员,医学博士,副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他是成都市医学会理事、成都市医学会胸心外科分会常委、成都市心脏大血管外科质控中心副主任……他就是胸心外科主任——肖宗位

肖宗位毕业于四川大学华西临床医学院,从医二十余年,术后坚持床旁48小时守护患者开始,以视病人为亲人的精神,从最简单手术开始,逐渐恢复并开展心脏手术。带领胸心外科开展了绝大部分心脏外科手术,特别是主动脉夹层手术能力已排名全省第三,并在患者中形成良好的良性循环。


挑战不可能


74岁的黄大爷两年前因为二尖瓣置换术开了一次胸,最近一次因为 “主动脉夹层”导致心脏主血管撕裂的危急情形,只有在相同位置再划一刀,通过让心脏暂时停跳的“深低温停循环”技术进行修补。

74岁病人体重只有70多斤,高龄且瘦弱的他,要承受如此大的手术对医务人员来说也是个巨大的挑战。面对病人家属的一再坚持,肖宗位接下了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整台手术预计需要10个小时,面对种种困难,老人和家属也坚决相信肖宗位和他的团队,因为两年前第一次开胸二尖瓣置换术的成功是肖宗位给了他第二次生命,这一次他们依然选择相信他。经过周密的术前准备和术后的精心护理,肖宗位和他的团队终于把樊大爷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如果说救治二次开胸修补“主动脉夹层”的樊大爷是挑战不可能,那么肖宗位却是真正用高超的医术让不可能成为了可能。


和死神赛跑

62岁的冯老伯,急诊入院他突发胸背部疼痛1个多小时,经过胸心外科紧急会诊,初步诊断主动脉夹层,立即收住ICU重症监护治疗。主动脉夹层发病率约十万分之三,大约20%患者在发病时猝死,发病后每1小时死亡率增加1%。

经过诊断,该患者的夹层为Stanford A型,主动脉根部严重受累及,已经影响到主动脉瓣和右冠状动脉,远端累及主动脉弓三分支、腹腔干动脉、左肾动脉和左侧髂动脉,患者随时死亡的风险极高。挽救患者的唯一希望就是急诊手术,但患者血型为B型(Rh阴性),俗称“熊猫血”,人群中比例大约为千分之一,集两种低概率于一身的熊猫血主动脉夹层患者冯老伯急需大量备血方能急诊手术。要知道,没有备血的夹层手术等于去送死,医院输血科积极联系成都市血液中心调配血液,争取准备大量的红细胞血液。此时,患者的病情仍在持续进展,其出现了下肢花斑、肠鸣音消失、尿量减少,提示因主动脉夹层的累及各脏器动脉供血不足导致下半身各器官功能障碍。患者再不行手术,即使能够手术成功也可能因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

经过周密计划,在仅准备到1600毫升冰冻红细胞后决定立即开始手术。 肖宗位主刀,与麻醉科手术室团队10余人的紧密配合下,从当日晚上到次日凌晨,共耗时8个多小时,成功实施了“深低温体外循环下主动脉瓣置换+升主动脉置换+冠状动脉移植+主动脉弓置换+象鼻支架植入术”等复杂手术操作。因为高超的手术技巧和精密的手术设计,术中并未输注RH阴性的红细胞。术后经过呼吸机、血液透析等治疗,患者呼吸功能、肾脏功能、脑功能、肝功能和胃肠功能逐渐恢复,术后第8天转出了重症监护室,终于把患者从死神手中抢了回来。


守护只为你

每一台手术,每一个病人,肖主任总是耐心对待,期待最好的康复,给予最好的照护。肖主任总是在手术后说,“你们走,我再等等,等病人醒,再看看病人的情况。”对于这种坚持的守护,或长或短。 一次,手术后他整整在床旁守护了48小时,因为太困、太累他睡着了,看着他的背影,我们不忍打扰,为默默守护的天使打CALL 。